换向阀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换向阀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明年信贷或缩水1万亿到2万亿-【新闻】

发布时间:2021-05-24 08:55:00 阅读: 来源:换向阀厂家

明年信贷或缩水1万亿到2万亿

2011年银行信贷规模大有可能比2010年缩水1万亿到2万亿元。

2011年银行信贷规模大有可能比2010年缩水1万亿到2万亿元。

“每周都在开会,分行长句句离不开拉存款。”一位大行基层信贷员如此描述他目前的工作状态,只有存款拉上去,依据存贷比标准才有来年更充足的新增贷款规模。

此时,又到了制定来年信贷规划的时节。近两周来,关于明年银行业信贷规模6.5万亿元的说法不胫而走,不断发酵,加之存款准备金率今年来第四次上调,银信合作受到严格的监管限制,当下流动性宽裕的趋势是否会在明年发生逆转?这成为市场最为关注的命题。

知情人士透露,从银行层面到监管当局,6万亿元至7万亿元的信贷增量,确已成为参与讨论各方普遍接受的区间,加上和今年相比,银信合作贷款出表的量将缩水5000亿元左右,这意味着,计划中的2011年的信贷规模要比2010年缩水1万亿元到2万亿元。

不过,正如监管高层所言,“银行有根深蒂固的规模情结”,银行在2011年是否会严格实现这一目标?众所周知,今年银行业受困于资本金触线、存贷比吃紧、贷款规模被严格限制之下,不少银行还出现了多次冲规模的举动,受到央行的惩罚,定向提高存款准备金。银行业分析师表示,明年上市银行全部完成了再融资,可谓“粮草充足”,银行的盈利冲动和监管部门的规模控制之间的矛盾,可能愈发紧张。

信贷规模怎样炼成

“工行在10月制定明年初步信贷计划时,基本按照总体7万亿元的增量目标来制定的。”一位银行业资深人士透露,根据过往经验,各行在制定信贷规划时一般会多报一些。

建行高层在其增发路演时亦表示,建行2011年新增信贷相比今年不会有大幅度波动,基本保持原有水平,并会根据主管部门要求略作调整。

知情人士透露,依惯例,银行按央行有关规定,编制上报信贷规划,而各行信贷规划的制定是先由支行的公司业务部按照今年年底争取的客户,以及当年业务完成的情况,向上汇报;分行搜集各家银行汇报后,总行再与央行进行沟通,确定总体额度,最后根据地区经济情况及行业发展情况,将规模分配予各个分支行。

央行则根据上报计划和沟通情况,综合考虑各种因素编制货币规划,在此基础上确定银行的年度贷款增加量指导性计划,作为央行宏观调控的监测目标。

例如,去年底央行将今年的广义货币M2增长目标定在17%,对应的新增贷款规模在7万亿元左右。但在沟通过程中,银行业普遍认为,这一目标过紧,最终讨价还价的结果变成了7.5万亿元,“照顾了5000亿元”。

至此并不算完,这一目标还要提请年末召开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讨论,经过地方政府首长们的支持。

“最担心的就是明年地方政府换届,地方换届就要提前考虑业绩,地方冲动还是会有。”北京一家大行信贷部负责人点明了明年的信贷动力所在。

“正常情况下,明年银行业信贷新增6万亿元应该差不多,但融资平台贷款方面仍有变数。”前述大行信贷部负责人表示,只能寄希望明年政府融资平台能够走上规范,“不够贷款条件的就不贷了”。

银行业分析师石磊表示,即使地方融资平台贷款一半划入一般公司贷款,仍有3万多亿元的存量大概需要接近1万亿元左右的续贷资金,如果6万亿元可以满足实体经济的需要,最后实际的增幅应该在7万亿元左右。

银信合作变数

融资类银信合作也成为明年信贷规模的一大变数。

据用益信托工作室首席分析师李旸初步估计,2010年银信合作产品总规模约1.8万亿元,其中银信合作融资类产品(包括信贷转让和信托贷款两类产品)约占六成以上,即约1万亿元。“两年期限内多数信托类理财产品都将到期。”他说。

“2010年实际信贷新增应在8.5万亿元左右。”一位资深银行家强调,银信合作从年中起已严格限制,所以考虑到明年没有腾挪空间,银行在制定贷款计划时也会增加一些。

“只要紧缩政策不改变,融资类银信合作规模很难做大了,银行借道信托公司腾挪信贷规模的渠道基本被堵死了。”一位大行理财部门人士表示。

自去年末到今年9月,银监会一年中连发五道文件,规范银行借道信托将表内业务腾挪到表外。

力度最大的一次是8月10日,银监会发文对银信合作融资类产品出具了规范性意见,从“一刀切”变成了有条件放开。这份名为《关于规范银信理财合作业务有关事项的通知》(下称“72号文”),对于融资类银信合作产品实行余额管理,事实上是设置了一个30%的红线,即融资类银信合作业务余额占银信理财合作业务余额的比例不得高于30%;同时要求商业银行须在今明两年将表外资金转入表内。

按此红线,今明两年转入表内的银信产品应在5000亿至6000亿元左右。这也将是挤占新增信贷额度的部分。

“72号文”的下发,意味着商业银行信贷资产表外化的渠道被大大压缩,以往每逢宏观调控政策紧缩,银行借道信托规避信贷监管的盛况将不复存在。信贷资产类理财产品当月发行量即有所下降,之后逐月走低,总量明显减少。

银监会并于9月初下发《信托公司净资本管理办法》,进一步加强对信托公司的规模约束,亦对银信合作信贷类理财产品的发行量带来显著影响。据理财研究机构普益财富统计显示,截至2010年10月底,全部银信合作产品(包括融资类和证券投资类等)只占全部银行理财产品规模的20%左右,远远低于去年年末60%、70%的峰值;10月,信贷类银信合作产品只占全部银信合作产品的4%。

“‘72号文’下发之后效果很明显。”接近监管当局的一位知情者透露,目前银信融资类产品下降迅速,随着到期以及表外转表内,“等到明年上半年就消化完了。以后信托不会对宏观调控产生负面影响。”

银行规模冲动依然

自11月15日起交行被上调存款准备金率0.5个百分点。11月10日,消息迅速在业界蔓延。“上调的不止交行一家。提过的也会再提,这不是一次性上调的问题。”一位交行总行高层当天午间在回应本刊记者求证时这样提示。同期遭到“惩罚”的还有光大银行等,期限为三个月,至2011年2月15日到期。

11月10日晚上,央行又宣布对所有银行的存款准备金率自11月10日起提高0.5个百分点。这意味着前述几家银行实际的存款准备金率短期提高了1个百分点。

继9月之后,10月信贷新增再超预期达5877亿元,如按全年7.5万亿元规模计算,11月、12月只剩6100亿元。银行业内部人士解释,相较11月、12月的季末、年末监管压力,四季度仅剩10月还有做大规模的空间。

“银行都是在拼市场份额,客观上需要资金的企业还是很多,没有贷不出去的问题,”前述北京某大行信贷部负责人表示,加之大行对明年信贷政策收紧已有预期,银行有通过最后一个季度做大规模来做大基数,以获得来年更多信贷额度的冲动,这也是9月、10月信贷增长连续超预期的原因之一。

“总行的领导班子也许要考虑仕途,强调规模控制,但分行长需要考虑的是经营效益和市场份额,毕竟能上调总行做行长或者到政府为官的可能性微乎其微。”一位农行地市分行长对个中原因直言不讳。而货币与监管当局、银行总行及分支行身处不同利益出发点,即便最终调和出一个各方接受的“目标”,却往往与现实背离,历年莫不如此。

一位中行人士表示,与往年不同的是,该行今年对规模控制的完成好坏予以了相应的奖罚机制。若能按规模控制好,总行将会给分行奖励一定的规模,但若超限的话,则下个月需压缩部分规模。

如前述大行基层信贷员所言,对他的个人考核使其他规定都形同虚设,银行对他在存、贷方面的考核,是以“时点”为计算标准的,冲“时点”就不可避免。而“以贷吸存”是该信贷员及同事惯常使用的方式,即给企业提供贷款支持后,存款就放在这家银行。

一位监管高层坦言,银行月末、季末存贷款“冲时点”的做法仍然大行其道,但这种以牺牲议价能力和风险控制为代价的短期化行为,不仅使监管数据失真,而且加剧银行体系内流动性的波动。

多位银行业分析师表示,在今年各行资本充足率、存贷比吃紧的情况下,贷款总额都有超预期的可能性,明年上市银行全部完成了再融资,可谓“粮草充足”,银行的盈利冲动和监管部门的规模控制之间的矛盾可能愈发紧张。

“以后强制性的指令性计划可以变成指导性的,因为商业银行除了监管部门给的信贷规模,还要结合自己的资本、公司走向来定业务规划。”某大行信贷计划部负责人建议,董事会对银行增长有短期和长期的衔接,应该综合平衡后,才能得出放贷多少。

“现在反而是从上而下,像发粮票一样,不管银行大小都一样,大家会觉得不用就浪费了。”他认为,规模控制政策导致大家就觉得不抢规模就亏了。且现在基本用年末数考核,就会导致银行尽管没有好的客户,也要在年底先把规模占上。(中国水泥网 转载请注明出处)

润腾空调价低质高

广告营销服务

德富体育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