换向阀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换向阀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罚没23亿刚刚登上富豪榜的董事长栽了

发布时间:2021-10-25 17:34:32 阅读: 来源:换向阀厂家

罚没2.3亿!刚刚登上富豪榜的董事长栽了

一直以来,董事长违规操作自家股票的事时有发生,其中就包括梅花生物原董事长孟庆山和梅花生物原董秘杨慧兴。近日,证监会对孟庆山和杨慧兴给出了处罚结果,两人合计被罚没2.3亿元,孟庆山处以10年市场禁入,杨慧兴处以3年市场禁入。

赚的5659万全被没收

还被罚1.7亿元

近日,证监会更行的一则行政处罚决定书显示,证监会对时任梅花生物董事长孟庆山、时任梅花生物董秘杨慧兴操纵“梅花生物”价格的行为进行了立案调查、审理。证监会决定:没收孟庆山、杨慧兴违法所得5659万元,其中没收孟庆山违法所得3060万元,没收杨慧兴违法所得2599万元,并对孟庆山、杨慧兴处以1.7亿元的罚款,其中孟庆山承担9180万元,杨慧兴承担7797万元。

孟庆山、杨慧兴的操纵行为缘于梅花生物的一次非公开发行,当时发行价高于梅花生物的股价,为了确保发行成功和不亏钱。孟庆山、杨慧兴便与华鑫国际信托有限公司商定,由华鑫信托成立结构化集合信托计划——慧智8号信托,参与梅花生物的股票非公开发行,并由孟庆山为信托计划本金和收益提供担保。

后来慧智8号信托即将到期,但梅花生物的股价无法满足信托约定收益,孟庆山为避免信托亏损以及承担担保责任,便又联系中国对外经济贸易信托有限公司再设立一份信托计划——九智9号信托,并以8.3亿元受让慧智8号信托的受益权,从而达到变相延长信托计划的目的,而孟庆山则继续对九智9号信托本金和收益进行担保。

为避免信托亏损以及承担担保责任,孟庆山和杨慧兴利用信息发布的优势地位,拖延发布拟终止重组的利空信息,并自愿性发布相关股东增持利好信息以及增稳2号不断增持“梅花生物”的“时间窗口”,精准、集中、高位减持“梅花生物”,从而实现对相关信托计划的顺利退出。

据此,证监会认为,孟庆山、杨慧兴具有共同主观故意,共同操纵“梅花生物”价格。由此获得的违法所得5659万元,其中杨慧兴分得违法收益2599万元。

年内最大涨超60%

前三季赚超8亿

虽说经历过董事长、董秘的股价操纵行为,但梅花生物的股价整体是坚挺的。自证监会认定的操纵行为基准日以来,梅花生物累计上涨了1.6%,这一涨幅超过当时已上市的66%的公司。

今年以来梅花生物表现同样亮眼,年内股价累计涨幅24.82%,8月4日盘中最高触及6.95元,这较2019年末的4.19元,最大上涨了65.9%。

这一切或与梅花生物近年来的业绩相对较好密切相关。顶尖财经Choice数据显示,2015年-2019年的5年,梅花生物归母净利润复合增长率达14.6%。其中2016年梅花生物归母净利润10.42亿元,同比大增144.84%。今年三季报显示,梅花生物前三季度实现归母净利润8.19亿元,同比下滑4.19%。

数据来源:顶尖财经Choice数据

而对于这桩陈年旧事,不管是梅花生物的股价,还是从梅花生物的股吧来看,影响并不太大。有股民表示应该积极往前看的,也有股民对梅花生物今年的业绩持乐观态度。当然了,也有投资者表示,从技术角度讲,梅花生物短期的压力还是很大的。

从个体户到上胡润富豪榜

不管旧事有何影响,梅花生物的股价未来怎么走,作为梅花生物创始人、实际控制人、原董事长孟庆山还是颇为传奇的。

据新京报报道,孟庆山于1948年出生,河北人,中共党员,为梅花味精创始人之一,担任梅花集团董事长多年,曾先后被评为河北省农业劳动模范、河北省“优秀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建设者”、霸州市“明星企业家”,并被聘为“市政府经济顾问”。

他也曾在廊坊商业局工作,也曾担任廊坊东沽港木材公司经理,还做过个体户。

2020年10月20日,孟庆山家族以75亿元人民币财富名列《2020衡昌烧坊·胡润百富榜》第774位。

此前也有董事长炒自家股票

当然了,孟庆山并不是第一个炒自家股票的董事长。公开资料显示,金利华电原董事长、凯瑞德原董事长吴联模等均操纵过自家股票。

今年8月21日,证监会披露的一份行政处罚决定书显示,凯瑞德实际控制人,原董事长吴联模在2014年8月5日至2015年6月25日期间,除了利用第五季实业账户持有、买卖“凯瑞德”外,亦借用他人账户持有、买卖“凯瑞德”。最终,证监会将吴联模的违法所得8532万元没收,并处4.27亿的罚款,罚没合计5.13亿元。

这是炒自家股票赚钱的,此前还有炒自家股票爆亏1.57亿的董事长。2019年11月18日,证监会披露信息显示,金利华电原董事长赵坚、原董事会秘书楼金萍与配资中介朱攀峰合谋在2015年10月至2018年4月期间,控制利用112个证券账户,采用多种手段操纵、影响“金利华电”交易价格和交易量。经证监会核查,截至2018年8月29日,赵坚等人的账户组持有金利华电下降至7100股,累计亏损1.57亿元。

有业内人士表示,赵坚、楼金萍通过资金优势连续买卖自己股票的时候,成交一度超过当天总成交量的50%。最极端的时候,成交占比近九成,在不断的对倒、拉抬股价的同时,自身的交易成本也在不断抬升。当资金无法维系,参与接盘的人不多的时候,只能“自断其臂”了。

今年以来,监管层对财务造假、股市黑嘴、非法荐股、股价操纵行为是重拳出击,违法行为被查处,短期可能对公司股价有影响,但对A股来说,具有长远意义……

扬州平衡型网带厂家

不锈钢筛网厂

扬州眼镜网厂

成品展示价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