换向阀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换向阀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导演陆川回应南京南京观众各种质疑【设计家】

发布时间:2019-08-14 00:29:30 阅读: 来源:换向阀厂家

导演陆川回应《南京!南京!》观众各种质疑

这是一部被王朔认为有可能成为 世界级名片 的电影。首映半日900万元的票房,表明了这部电影的受关注度,可并不说明所有人都认为这将成为战争片的经典。实际上,关于表演、主题以及电影叙事的细节,观众都提出了相当尖锐的批评。其中,话题尤其集中在高圆圆的表演和对日本军队人性化的刻画上。导演陆川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回应了各种质疑。

关于美化侵略军,陆川回应:我想让人知道,70年前我们败给了什么人

记者:在之前的一些采访中,你曾经表达过这样一个观点:南京大屠杀之所以发生,是因为我们抵抗太严重了,他们就要报复。这样的说法,是否有为日本进行屠杀正名的嫌疑?

陆川: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只是想强调,大屠杀之所以发生,并不像以往我们在历史书上见到的那样,我们完全就是不抵抗,任由日本人去杀。我写剧本的时候看了很多资料,我们真的一直在抵抗。比如有一个日本兵的日记里提到,他们一个小队进城,刚刚走过一辆被烧毁的德国坦克,突然有一挺机枪从这个坦克里伸出来,把小队的人打死一大半,里面的两个中国士兵就是不跑,子弹打完了也不出来,最后被浇上汽油烧死。还有一个在日记里看到的是叫 街头巷尾的冷枪 ,一个日本兵被冷枪打死,把开枪的拖过来一看,却是一个完全没发育好的小男孩。这种事看了很多,但我们的历史学家在提到大屠杀时,却并没有提到这些故事。

记者:那对于日本兵呢?他们刚进城时那种小心,对于失手打死平民时的那种恐惧,虽然很合乎情理,但也不算对他们美化么?

陆川:这电影我可以把他们拍成贴着仁丹胡的跳梁小丑。可我觉得这是对自己的侮辱。70年前你是败在这些人手里,但你败在小丑手里?70年前日本真的很强盛,一个步兵单兵一年可以有1800发子弹的实弹射击训练,我们能有10发就不错了。1943年以前我们拼刺刀拼不过日本人,必须是二对一。日本人在日记本上对自己参加的每一场战役都画有战略图,我们的军队文盲占百分之九十九。所以当你像以往那样去丑化日本兵以获得快感,那就等于不能去正视历史。我想给中国观众知道,在70年前我们输给了一个什么样的对手。

关于电影节奏,陆川回应:从3700分钟剪到135分钟

记者:在之前的一些采访中,你曾经透露说这部电影刚开始拍摄的有3700多分钟,真的有那么多吗?这样的耗片比看起来也太夸张了。

陆川:有点误传。3700多分钟是有的,但那些是几年下来拍摄积累的素材,并不是都要用到电影里的。我曾经试过像《赤壁》那样剪成上下集,后来还是剪成现在这样,将来DVD可能会有一个长版的导演剪辑版,3个半小时左右吧,我希望到时能够展现每个角色各自的命运。

记者:王朔给人的印象并不是什么电影方面的专家,为什么要请他来给你做参考意见?

陆川:当时是几个朋友说来看片,那时候我已经基本上剪完了,结果没想到王朔就来了,完全是意外。他虽然没有挂着电影专家的名头,但的确是一个比较尖锐的文化人。而他的意见的确是让我豁然开朗。这些话我在不同场合都重复过。他说: 把前面剪去一半,就是世界级名片。 他认为前半部分没有超越对南京大屠杀的固有模式。第二天,我就坐在那儿,把剪辑师叫来了,那天大概用了4个小时,剪了12分钟。不是谁逼着我剪,而是我认为这25分钟让这片子显得特别漫长。

关于演员,陆川回应:我对她满意,她演得好也应该

记者:刚开始的字幕上,打着领衔主演:刘烨,高圆圆。但看完后的感觉,刘烨只是前面一段的主角,而高圆圆,看起来也没有特别多的戏份。之前你在一些采访中也说,在拍片的时候你改动很大,把刘烨给改死了。还有什么其他内容吗?

陆川:刘烨真的不得不死。虽然他的表演的确很精彩。但因为个头太高,1.86米,站在一堆难民里,太显眼了。我是日本兵我也会把他拎出来。初稿剧本是挺商业的,里面有高圆圆和刘烨的爱情,有刘烨的脱逃。但那个剧本是在家里写的,很多东西都是想当然的。可是在拍摄现场一看,感觉他要能活出南京城几乎不可能,那是属于拉网式的对青壮男子的屠杀,差不多看见适龄的都杀掉了。结果刘烨和高圆圆这段感情戏拍了一半就不拍了。不过为了重新把这两个人物树立起来,我给刘烨和高圆圆加了一些戏。像刘烨巷战的戏,原本没有这么多,高圆圆被枪杀的戏也是后来加进去的。我宣布不拍的那天,刘烨很难过。那天他拿了把椅子,把自己藏到很深的城墙门洞里,一个人冲着墙坐了很久。我觉得很对不起他。因为他在电影里表现出来的那种状态,完全是巨星的味道。

记者:但大家的评价,高圆圆的表演痕迹还是有点重。你对她的表演满意吗?

陆川:我对所有演员的表演都很满意。高圆圆是女一号,她演得好也是应该的。让我评价的话,她可以算是脱胎换骨。圆圆一直给人的印象是很甜美的,有些像花瓶,但至少这个花瓶还比较纯净。刚开始找她时,我并不是很自信。不过我发现,她内心的道德标准比较高,挺像1930年代的那种女人,那个时候的女人内心是很干净的。

记者:但听说你们两个在片场还经常吵架。

陆川:那是正常的,我们的意见经常有分歧。但她也在尽力配合我的要求。她在剧组,呆了整整一年,我听说在那之后,她不得不休息很长时间,靠听郭德纲的相声才恢复了情绪。我们吵架的内容,大部分都是情绪上的释放。经常是她说她的,我说我的,当然这一切都是从戏出发。很多时候甚至是为一些细节开始吵,比如这场戏你到底说哪句话,为什么说这句话,每个人都持有自己的观点。刚来片场,高圆圆就是个蹦蹦跳跳的小女孩,拍着拍着,人就开始变了,变急躁了还容易生气,逮住谁就跟谁急。其实之前她很与人为善的,所以我们都为她着急,怕她出事。我还强行送她回家呆三四个礼拜,结果她歇了两周又跑回来了。

关于剧本,陆川回应:再帮我们,拉贝也是德国人

记者:听说你最早的时候,就是要拍《拉贝日记》?

陆川:拍《可可西里》的时候,我对摄影师曹郁说,拍完这个,咱们拍南京大屠杀吧。当时只是设想,后来,深圳电影制片厂的人来找我,因为他们和好莱坞几个制片人一起合作想拍个反映南京大屠杀的电影。当时这些美国人给我的是根据《拉贝日记》改编的剧本,写一个德国人在南京拯救十几万难民的故事。准备那个剧本时,我不想拍《拉贝日记》了。我觉得一个中国导演去拍南京大屠杀,不能把故事浓缩成一个德国好人拯救中国难民,因为南京大屠杀的受难者是中国人、南京人,是30万人,如果只是归结到一个外国人对一群中国人的拯救上,就把这个主题给简化了。然后我看了半年的史料,用了1个多月时间写出了故事梗概,大概有1万多字。之后就充实剧本、找投资,正式筹备起这部电影了。

记者:既然你看了这么多资料,对拉贝的处理,为什么看起来跟《拉贝日记》相差得如此之大?

陆川:我还没看过《拉贝日记》,不知道他们最后是怎么处理的。但我在查资料的过程中,所看到的拉贝就是那样。人都是有立场的,再帮助我们,他也始终是个德国人,有些事情,不会有我们这样的感受。比如妓女这事儿,拉贝和魏特林的日记里都这么写:今天日本人到我们难民营要妓女,说你们这儿有没有妓女我们要带走。拉贝的日记里写的是 我们让他们带走了 ,魏特林的日记里写的是 有些妓女自己站出来,我就让他们走了 。你要想象一下她们走时是什么时候,那是满城都在说日本人怎么强奸、轮奸、奸杀妇女的时候。如果都是中国人,可能他的叙述就不是这样。 (郑照魁)

编辑:覃琳慧 作者:郑照魁来源:广西新闻网-南国早报【打印】

遇见其它风格一室一厅装修效果图